驾校教练带的学员多,喊来自己开出租车的朋友帮忙,两人各一台车带学员,没想到朋友负责的那台车发生事故,造成一名摩托车司机死亡。保险公司以不是合法教练员随车指导为由拒赔,教练和驾校给死者家属赔偿70万元后,把保险公司起诉到法院,要求其支付65万多元。

    今日,记者从益阳中院获悉,该院二审宣判,保险公司需要交强险限额内支付11万多元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◆教练车出事故致一人死亡

    李梁是益阳某驾校教练,2019年6月,由于学员太多安排不过来,他请来了开出租车的朋友秦鹏帮忙带学员,两人各负责一台教练车。教练车都买了交强险及一百万元的第三者责任保险。

    当天,秦鹏负责的教练车上,三位学员练习车辆灯光使用,在轮到其中一位学员王超练习时,王超开车调头时与一台摩托车相撞,摩托车司机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    交警部门认定,摩托车司机负事故次要责任,王超负主要责任。由于王超是学员,交通事故责任由教练员来承担。

    事故发生后,李梁、秦鹏、驾校三方给死者家属支付了70万元赔偿金。他们找到保险公司,要求保险公司理赔,却被拒绝。保险公司称,根据驾校购买保险时签订的合同,“驾驶人学习驾驶时无合法教练员随车指导,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人身伤亡、财产损失和费用,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”,事发时,秦鹏不是驾校签了合同的合法教练,因此保险公司不予理赔。几次跟保险公司沟通碰壁后,李梁、秦鹏、驾校把保险公司起诉到沅江法院,请求法院判决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65万多元。

◆法院:保险公司交强险范围内担责

    沅江法院审理该案后,一审判决,保险公司需在交强险限额内支付死亡赔偿金、医疗费用及财产损失赔偿金共计11万多元,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。宣判后,双方均不服,上诉到益阳中院。

    益阳中院认为,驾校与保险公司签订的商业保险合同中,对免赔事项作出了明确约定,其中“学习驾驶时无合法教练员随车指导”情形下发生事故,人保公司不负责赔偿。本案中,秦鹏是临时受李梁委托代为教练,本身并未与驾校签订劳动合同,不具备教练员执教身份和随车执教能力,因此,秦鹏不具有“合法教练员”身份,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中不承担赔偿责任。

    而交强险具有法定性和强制性,本案中,秦鹏虽不具备教练员执教身份,但有合法的驾驶资质,因此,不属于无证驾驶,并且,保险公司没有举证证明李梁等人行为有交强险拒赔的情形,因此,保险公司需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。

    据此,益阳中院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

【来源:新湖南客户端】

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向所有原创者致敬